中国发展网

产业发展

当前位置:首页 > 产业发展 > 产经要闻

陷入“打车难”之困的网约车如何驶上坦途

2018-08-21 15:07     中国经济导报-中国发展网

 2017年,国内首个机场滴滴车站在广东深圳正式启用。 

2017年,国内首个机场滴滴车站在广东深圳正式启用。

中国经济导报记者|栾相科

“车辆预计5个小时后到达”“你前面还有263位乘客排队”……连日来,伴随着降雨天气的频发,全国各地网约车打车难已成常态,甚至还有段子一样的事件发生,有网友在暴雨天打不到车,于是打了一辆用于装运货物的货拉拉。“(一些城市的)监管部门实施的严苛管理导致网约车数量大减,而城市交通运力又未补充上来。”国信产业研究院调查分析师贺胜寒在接受中国经济导报记者采访时认为,监管细则的实施加剧了供求失衡。

自2016年七部委联合发布《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暂行办法》给予网约车“合法身份”以来,根据中国信通院政经所的研究数据,截至2018年7月,全国共有210个城市(包括4个直辖市和206个地级市)出台了网约车细则文件,覆盖率为62.1%。在“网约车新政”实施两周年之际,再次出现的“打车难”困境折射出网约车目前在发展中的确面临着新的挑战。对于网约车行业来说,到底应如何平衡监管与市场需求,已经引起多方关注和思考。

乘客:北京叫车难已持续多日

今年7月是北京的雨汛高峰期。地铁停运、公交遭遇积水路段,公共交通在大雨之下受到严重影响,面临不小的考验。再加上打不到车,更是让出行的人群实打实地陷入了“围城”。实际上,从上个月开始,北京打车难的状况就已经持续多日。

数据显示,截至7月25日,近30天内,北京打车难的百度指数环比增长了420%。2018年3月至7月,北京市网约车应答率下降22%,单均应答时长增加了3.4倍。同时接入滴滴出行、神州专车、首汽约车、曹操专车等众多出行服务的高德提供的数据显示,7月16~17日北京暴雨期间,仅高德平台的用户发单量就比此前一周同比增加了107%。

有网友爆料,他曾在北京南站打滴滴快车排到了第228位,在凌晨提供了3倍的价钱才叫到了滴滴专车。首都机场的情况同样堪忧,网友在机场花费了近1小时,仍然迟迟叫不到网约车。

对此滴滴方面仅回应称,近日平台收到很多用户反映由于供需失衡,北京部分地区高峰期打车成功率下降,等待时间变长,滴滴深感抱歉,在此也提醒广大用户尽可能提前规划出行方式,更多通过预约或拼车出行,成功率会相对高一点。

对于网友用货拉拉下单的事情,货拉拉官方微博发表《对不起,这单我不接》的文章,称货拉拉是一家同城货运平台,按照相关运输法规规定——货运和客运分开,这就和客车不拉货是一个道理,所以平台的车辆是不能接纳客运订单的,在副驾驶位随货物跟车除外。

“滴滴一下,竟是无人应答”,一场大雨,把滴滴所追求的“滴滴一下,美好出行”的理想“淋”回原形,下单货拉拉虽然荒诞,却真实反映出了用户的出行困难。

司机:细则监管太严格只得退出平台

不但是北京,近日,人民网舆情数据中心选取了25个重点城市,根据当地网约车政策、舆论认可度等进行网约车包容度综合评估,发布了《2018中国25个重点城市网约车包容度排行》,分析发现,25个城市中准入政策相对宽松的城市,合法网约车平台牌照获取数相对越多,舆论反馈整体平稳;准入政策相对严苛的城市,媒体和部分网民中则传出放宽准入制的呼声。

根据上述报告,目前各地网约车管理细则非常详细,包括准入车辆的轴距、车价、车型、排量、车牌、车辆使用情况等,网约车司机的驾龄、户籍、学历、其他限制性条件等。比如哈尔滨、福州、沈阳等城市要求,网约车排量不小于1.8L;青岛则在车距、排量上设置了“事无巨细”要求,要求轿车车长不小于4800毫米,车宽不小于1800毫米,车高不小于1450毫米,发动机功率不小于100千瓦,综合工况油耗每百公里不高于8升。

在符合上述规定的同时,网约车司机还需要取得“网约车从业资格证”,即“在本市行政区域内从事客运经营的经营者、车辆和驾驶人员应当依法取得‘相应许可’”之一。

由于资格证的认可制度尚不成熟,因此各地网约车考试“奇葩”题目频出,类似“黄宗羲是哪个朝代的人”“无锡新女婿哪一天到丈母娘家拜年”“生产经营单位建立的重大危险源运行管理档案纸质文档,应该保存多少天”等。据统计,各地网约车考试平均通过率仅在20%左右。

“细致的监管有利于加强出行安全,净化网约车市场,同时能够为本地户籍人口增加就业机会。而过于严苛的管理是对网约车行业的过分限制,不利于行业经济的发展,加剧了供需矛盾,对人们的网约车出行体验影响较大。”贺胜寒表示。

在各地依据网约车管理细则加强对“黑车”的打击力度后,面对高额罚金,很多网约车司机不得不退出市场。中央党校副教授张效羽表示,网约车的一个特点就是用低成本实现更大规模的服务。设置过高的、繁琐的市场门槛,人为地抬高成本,实际上是在扼杀创新。他认为,对网约车业态应进一步进行监管创新,更积极地拥抱市场和约车需求。

政府:不能通过非法营运来缓解打车难

实际上,资本市场一直都对网约车市场保持着高度的关注。“虽然滴滴出行在网约车市场中一家独大,不过,网约车的竞争态势仍在不断升级,越来越多的企业将触角伸至网约车领域,出现了一批极具竞争力的网约车平台,如美团打车、风韵出行、高德地图等,这些平台背后都有资本力量在推动。”贺胜寒表示,资本市场的高度关注也证明了这一新兴共享领域的前景。

那么,打车难的问题究竟该如何解决呢?不能一味地把“锅”甩给司机和网约车平台,也不能只怪政策管得太多,“更好地平衡管控和更好地提供服务是一个问题的两个方面。监管部门需要给网约车一个过渡窗口期,管理不能太急。同时也要推动出租车和网约车的融合,在新兴产业和传统产业之间形成良性竞争新局面。”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朱巍说。

交通运输部新闻发言人吴春耕曾在交通运输部7月份的例行发布会上表示,严打并非要遏制网约车发展,其主要目的是将非法营运的车辆清除市场。同时,打车难不能用非法经营来缓解,也就是说不能通过放纵非法营运来缓解打车难,而是要多措并举,通过优化发展公共交通以及出租车分时租赁等多种措施来解决。

“网约车企业一方面应该利用大数据等技术,加大精细化运营做好调度,改善供需失衡问题;另一方面,企业在自律的同时,应加强与监管部门沟通,协助监管部门创新监管手段,让网约车更安全,适度放开监管限制,比如争议较大的限制本地户籍和本地车牌的问题。”贺胜寒提出了自己的建议。

日前,交通运输新业态协同监管部际联席会议第一次全体会议召开,会议指出,交通新业态的监管将坚持包容审慎的监管理念,“既制定规则、当好裁判,维护好市场秩序,又积极鼓励创新,培育发展新动能”。同时,“坚持安全稳定的监管底线,强化风险管控,坚决遏制安全生产事故发生”。

【责编:宋璟】
佐臻集团21年来深耕微构装、高集成、小型化各式光学、传感气、无线通信、应用处理器…等模块化硬件方案和近年来积极布局包括应用软件、云平台、视频与视觉算法…
作为一个年轻的平台,阅米的模式代表的是匹配,通过社交推荐万千种商品给消费者,让用户自发口碑传播,冲破流量孤岛,下探到价格敏感型客户的刚需。除了满足人们的基础物质需求和心灵需求,阅米还做了大量产品设计、运营来满足会员不同精神层面的消费需求。
据陈姝介绍,李锦记在全球一共有五个工厂,最大的生产线在广州新会,而这家工厂也恰恰承担着全球李锦记产业链70%的半成品生产,陈姝谈到由于各个国家对酱料产品标准不一,例如日本对重金属含量标准要求高,欧盟对农药残留标准要求高……李锦记将各国的标准“ALL IN ONE”,基于全...
因此,FOUNDER’S BRIDGE(创业之桥)为了助推韩国人工智能领域的企业在中国市场的顺利前行,希望在今后接下来的一系列活动中帮忙企业家们在经营过程中解决实际的资金和市场资源的问题,从而实现创新型技术最终能真正落地并适应中国市场的本土化发展。
对于真正可用的AR眼镜,整个行业都要走过一条“充满各种问题”的道路,而路上的坑将“由整个行业共同填平”。
论坛•峰会:通过举办论坛、峰会汇集核心机构与产业高端智库思想,为各领域产业实际运行发展提供战略指导,为地方产业转型升级提供有价值的智慧引导。
展览•展示:融合线下实体展览和线上虚拟展览等空间阵列方式,多维度展示各产业最新发展状态,以新的视觉形象直观表现产业前沿尖端实力,全面体现产业永续发展动力。
讲座•培训:邀请权威机构与业界学术专家面向专业领域或有需求的受众群体进行线上与线下相结合的政策解读、学术指导、专业普及等方面的培训和讲座。
2019年7月10日—7月12日,由中国电子视像行业协会(CVIA)、上海舜联会展有限公司(SciLinks Exhibition)联合主办的2019国际显示博览会(UDE 2019)将在上海新国际博览中心盛大开幕!
美通社服务着全球七万多家企业和机构,每天以四十多种语言,帮助客户把他们的最新文字,图片和视频资讯发布给世界各地的目标受众,帮助他们和媒体,业界,投资者,有影响力人群以及普通公众沟通,为他们提高知名度,打造品牌、推动销售,吸引投资。
中国战略性新兴产业网由《中国战略新兴产业》杂志创建,依托国家发改委、工信部、科技部、环保部等部委系统信息平台,资深行业领导和专家顾问队伍,庞大的地方记者站、文化传媒公司网络,紧扣战略性新兴产业核心,为中央和政府中心工作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