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发展网

产业发展

当前位置:首页 > 产业发展 > 产经要闻

“法治时代”来临,垃圾分类推广亟待解决哪些问题

2019-07-10 19:51     中国发展网

中国发展网讯  7月1日起,上海开始执行“史上最严垃圾分类”新规,个人扔错垃圾最高罚200元。根据《条例》,对没有将生活垃圾分类投放的个人可处以50至200元的罚款。这个《条例》之所以引人注目,在于其标志性意义:在进行20多年倡导工作后,上海率先将垃圾分类纳入法治框架。而预计至2020年底,46个重点城市都将基本建成生活垃圾分类处理系统。

据新华社6月3日报道,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近日对垃圾分类工作作出重要指示。习近平强调,实行垃圾分类,关系广大人民群众生活环境,关系节约使用资源,也是社会文明水平的一个重要体现。

6月5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会议通过《中华人民共和国固体废物污染环境防治法(修订草案)》。草案强化工业固体废物产生者的责任,完善排污许可制度;要求加快建立生活垃圾分类投放、收集、运输、处理系统。据悉,草案将提请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

随后,住建部等9部门联合发布《关于在全国地级及以上城市全面开展生活垃圾分类工作的通知》,决定自2019年起在全国地级及以上城市全面启动生活垃圾分类工作。

据《人民日报·海外版》日前报道,北京、上海、深圳等超大城市先后就生活垃圾管理进行修法或立法,通过督促引导,强化全流程分类、严格执法监管,让更多人行动起来。有专家将这形容为垃圾分类进入“强制时代”,要加强对居民的督促引导,并充分运用科技手段,将“罚款”与“罚人”相结合,让未分类机构利益受损与责任人个人利益受损相结合。

早在2000年,我国建设部发布了《关于公布生活垃圾分类收集试点城市的通知》(建城部〔2000〕12号),确定北京等8个城市作为垃圾分类收集试点。然而时至今日,垃圾分类在全国尚未普及。垃圾分类推行的难点和突破点在哪里?在推行中需要注意哪些问题?为此,有问线上论坛近日特邀请垃圾分类处理领域专家,从多个角度,探讨垃圾分类的现状、难点、实现方法等热点问题。

做好垃圾分类工作,居民要先养成垃圾分类意识

 在北京西城区的某小区,居民赵大爷提着一袋厨余垃圾走到单元门口,看着不远处标有“厨余垃圾”、“有害垃圾”、“可回收物”“其他垃圾”的四个垃圾桶,毫不犹豫的将手中的袋子扔进了“其他垃圾”桶内。目前,像赵大爷这样的居民仍是多数,记者问大家关于垃圾分类的问题,得到的回答大多是“现在不是还没普及吗,不知道具体怎么分”,“等到严格要求了再说吧,现在差不多就得了。”

在湖南长沙,从2018年1月起,生活垃圾也实行了“四分法”:可回收物、餐厨垃圾、有害垃圾和其他垃圾。然而不少市民其实并不真正知情。“垃圾应该分两类,可回收垃圾和不可回收垃圾。”“主要是分3类吧!可回收垃圾、厨余垃圾和其他垃圾。”被访者中,几乎无人能准确完整地说出垃圾的具体分类。

浙江省杭州市江干区城市管理局党委书记、局长金炜竑认为,当前最大的难题从居民角度来说是居民分类习惯未养成的问题,从政府来说是决心和顶层设计的问题,从体系来讲是责任链未形成的问题。目前江干区通过推行垃圾分类“桶长制”模式立破居民垃圾分类难题,坚持党建引领,通过“桶长”全面落实各级党委“一把手”责任。坚持习惯养成,以居民源头分类意识为切入口,通过“桶长”强化宣传引导,逐步改变居民生活习惯、分类习惯、文明习惯,促成习惯养成。坚持常态执法。以法治为支撑,全面构建系统的奖惩机制,形成垃圾分类法治氛围。

垃圾分类重点难点还是在小区 分类标准应进一步细化

垃圾分类难,首先难在多而杂,而情况千差万别。前不久,网上为“大棒骨是餐厨垃圾还是其他垃圾?”“粽子吃完,粽子叶是餐厨垃圾还是其他垃圾?”“小龙虾吃完后咋个扔?”“铅笔是有害垃圾还是其他垃圾?”等这些极容易混淆的问题争得“不可开交”。

目前,多数城市将生活垃圾分为四大类:有害垃圾、可回收物、湿垃圾和干垃圾。但是一排垃圾桶往往好几种颜色,但不同的颜色标识分别代表什么意思?到底什么是有害垃圾?什么是干垃圾和湿垃圾?很多市民表示,“大多数时候还是不知道该怎么分类。”对于垃圾分类,好多市民还搞不清。

浙江省公共政策研究院客座研究员夏学民认为,当前有一个最大的难点是,分类标准细化问题。目前垃圾分类的4分法,在操作层面,很多人无所适从。以城市家庭为例,仅仅是干湿垃圾两分法,很多人都弄不清楚。他建议,国家层面考虑进一步修订垃圾分类的细化标准,从社区居民能够操作的这个角度,扩大可回收垃圾的细分标准。比如把可回收垃圾进一步细化为玻璃酒瓶、塑料罐、书报纸张、快递包装纸板箱、废弃衣物等等。

浙江省绿色科技文化促进会秘书长助理李伟表示,做为一家社会组织,在组织志愿者参与垃圾分类引导过程中,志愿者普遍反映虽然我们的垃圾分类宣教工作做的很多,居民的垃圾分类意识也非常高,但是落实到小区层面上的结果往往不尽如人意。根据今年初我们替某综艺节目做垃圾分类前期调研时了解到,垃圾清运运输车辆一般只会按照桶的颜色进行运输,并不会再去检查桶内的垃圾是否已经分类准确,主要原因是当下的前端条件在如此多混杂垃圾中再分类,其造成的时间及运营成本相当大。

因此,可以说当下垃圾分类的重要难点工作是在小区里。如果居民生活垃圾分类工作在社区里完成掉了,可以大大的减轻终端处理的压力,一些可回收再利用的垃圾可以直接去其他渠道,而最终进入填埋场、焚烧厂的垃圾会大幅缩减。

“我个人了解到的是,现在来看垃圾的整个处理环节上整个中后端已经相较完善,如果我们在前端的垃圾能做到真正的分类,那么这个问题我想也就能得到相应的缓解。所以主要的难点还是在社区或者说小区(物业)上面。李伟说到。

垃圾分类需要做好基础设施建设及完善配套产业链

记者发现,垃圾分类最让人诟病的是,你辛辛苦苦地分了,最后却发现,收垃圾的保洁人员将垃圾倒在一起收走。“如果垃圾都是混着收,那分类投放还有啥意义呢?”不少人有这样的疑问。

由此可见,即便市民想对垃圾分类投放,目前对垃圾处理混装混运的粗放模式也难免会挫伤他们的积极性。然而因为前端的垃圾分类不彻底,后端的垃圾处理也会受到影响。

阿里巴巴集团环保业务负责人曹启明指出,目前垃圾分类的基础设施不完善,分类标准不统一,去向不清楚,居民分类常识需更多普及。全产业链前后端没有完全打通,区域配套产业链建设需加强。他提出,国家要加强区域循环产业链的配套建设,形成正规的快速消纳能力,给循环产业减税减免土地租金等政策措施。

环保研究者阳平坚指出,垃圾分类工作是个系统工程,不能急功近利。后续的配套工作没做好,包括居民思想层面的认识(说服教育)工作,和硬件配套及精细化管理等,不能预先准备好的话,担心适得其反。不过,上海7月1日开展的“撤筒”大趋势是对的,推进时要讲究方法和节奏。要精细化管理。从垃圾的全生命周期考虑,在每一个环节都考虑到可能的问题。比如净菜进城、湿垃圾包装袋、厨房分类、定点定期投放、运输过程保障、最终处理可持续等等。

【责编:宋璟】
佐臻集团21年来深耕微构装、高集成、小型化各式光学、传感气、无线通信、应用处理器…等模块化硬件方案和近年来积极布局包括应用软件、云平台、视频与视觉算法…
作为一个年轻的平台,阅米的模式代表的是匹配,通过社交推荐万千种商品给消费者,让用户自发口碑传播,冲破流量孤岛,下探到价格敏感型客户的刚需。除了满足人们的基础物质需求和心灵需求,阅米还做了大量产品设计、运营来满足会员不同精神层面的消费需求。
据陈姝介绍,李锦记在全球一共有五个工厂,最大的生产线在广州新会,而这家工厂也恰恰承担着全球李锦记产业链70%的半成品生产,陈姝谈到由于各个国家对酱料产品标准不一,例如日本对重金属含量标准要求高,欧盟对农药残留标准要求高……李锦记将各国的标准“ALL IN ONE”,基于全...
因此,FOUNDER’S BRIDGE(创业之桥)为了助推韩国人工智能领域的企业在中国市场的顺利前行,希望在今后接下来的一系列活动中帮忙企业家们在经营过程中解决实际的资金和市场资源的问题,从而实现创新型技术最终能真正落地并适应中国市场的本土化发展。
对于真正可用的AR眼镜,整个行业都要走过一条“充满各种问题”的道路,而路上的坑将“由整个行业共同填平”。
论坛•峰会:通过举办论坛、峰会汇集核心机构与产业高端智库思想,为各领域产业实际运行发展提供战略指导,为地方产业转型升级提供有价值的智慧引导。
展览•展示:融合线下实体展览和线上虚拟展览等空间阵列方式,多维度展示各产业最新发展状态,以新的视觉形象直观表现产业前沿尖端实力,全面体现产业永续发展动力。
讲座•培训:邀请权威机构与业界学术专家面向专业领域或有需求的受众群体进行线上与线下相结合的政策解读、学术指导、专业普及等方面的培训和讲座。
2019年7月10日—7月12日,由中国电子视像行业协会(CVIA)、上海舜联会展有限公司(SciLinks Exhibition)联合主办的2019国际显示博览会(UDE 2019)将在上海新国际博览中心盛大开幕!
美通社服务着全球七万多家企业和机构,每天以四十多种语言,帮助客户把他们的最新文字,图片和视频资讯发布给世界各地的目标受众,帮助他们和媒体,业界,投资者,有影响力人群以及普通公众沟通,为他们提高知名度,打造品牌、推动销售,吸引投资。
中国战略性新兴产业网由《中国战略新兴产业》杂志创建,依托国家发改委、工信部、科技部、环保部等部委系统信息平台,资深行业领导和专家顾问队伍,庞大的地方记者站、文化传媒公司网络,紧扣战略性新兴产业核心,为中央和政府中心工作服务。